在面对外族入侵时这些宋朝士人写下了这样的诗句凛然面对强贼

苏轼因乌台诗案被捕入狱,这两首诗作于苏轼误以为自己将要被杀之时,可以说是特殊的临终诗。诗作内容如下:圣主如天万物春,小臣愚暗自亡身。百年未满先偿债,十口无归史累人。是处青山可坦骨,他时夜雨独伤神。与君今世为兄弟,又结来生未了因。柏台霜气夜凄凄,风动琅出月向低。梦绕云山心似底,魂飞汤火命女口鸡。眼中犀角具吾子,身后牛衣愧老妻。百岁神游定何处?桐乡去口葬浙江西。

目前案子还在侦查当中,现在是刑事拘留。警方提醒,驾驶机动车要考出相应的驾照才能上路,遇到交警等人民警察在正常执法应当积极配合。

这是二人平生第一次分别,苏轼留诗:“寒灯相对记畴昔,夜雨何时听萧瑟?君知此意不可忘,慎勿苦爱高官职!”臼注:“尝有夜时对床之言,故云尔”(《辛丑十一月十九,既与子出别于郑州、西门之外,马上赋诗 篇寄之》)。此后,“对床欲作连夜雨”(《将至药,先寄迟、适、远三犹子》)、“雪闹夜,己作对床声”(《初秋寄予由》)、“对床定悠悠,夜时空萧瑟”(《东府雨中别子由》)、“辜负当年林下语,对床夜雨听萧瑟。恨此生、长向另离中;杰华发”(《满江红·怀子出作》)等吾屡屡出现在苏轼寄苏辙(诗词中,苏辙也士如此:“夜深魂梦先飞去,风雨对床可晓”沃良留二,不得。

“伍刑叹曰:良吾病失声,不能大骂耳。”其《绝命辞》曰:“此生无复望生还,一死都归谈笑[日j。大地皆为肝血污,好收吾骨首山。”自知生无望,笑对生死,尾句化用韩愈诗句“如汝远未应有意,好收吾骨肆江边”(《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》)。首阳山本伯夷叔齐隐居之地,伯夷叔齐义不食用粟,是保节守志的典范,诗人在此抒发自己效法伯夷叔齐之意。陈文龙(1232 1276)福建兴化(今福建甫用)人,初名子龙,度宗为之改名文龙,赐宇君责,字刚中,号如心,陈俊卿五世从孙。元军占领广州后,泉州、福州守将纷纷投降。招降使者两次至兴化劝降文龙,均被其焚书斩杀。对军中的议论,文龙道:“诸君特畏死耳,未知此生能不死乎?”

交警梁清:“那时我看到有一辆摩托车突然掉头想跑,然后我就快速跑过去,在路中间伸手示意叫他停车,但是他突然油门加大往我身上撞过来,我直接被撞倒了,后来我也意识不清楚了。”

第一首主要表达对弟弟苏辙的怀念与不舍。苏轼与苏辙既为兄弟又为知己,工人自幼一起长大,同学习共嬉戏,同登进士共策制举。其父苏淘迦世后二人更是相依为命,仕途宦海共沉浮同进退。自己如今入狱将死,那么家人都将连累弟弟照顾,自身死后到处的青山都可以埋葬,将留下弟弟 人“夜雨独伤神”,“夜对床”是兄弟二人在读了韦应物“哪知风雨夜,复此对床眠”之后共同许下的约定,这是二人二生的期盼。嘉站六年(1061)十一月,苏轼出任凤翔府签判,苏辙一直送到郑州西门外。

于瞻以诗见奇,作二篇答之,前篇自赋,后篇大韵》前前),“共对一尊夜话,相看万黑故乡情”(《次韵子瞻与安节夜坐三首》其一),甚至出使契丹向其兄寄诗,首先感慨的也是“夜雨从来相对眠,兹行万黑隔胡天”(《奉使契丹二十八首神水馆寄予瞻兄囚绝》其二)。《宋史·苏辙传》评论道:“辙与兄进退出处,无不相同,患难之中,友爱弥笃,无少怨尤,近古罕见。”面对于出,苏轼发出了“与君今世为兄弟,又结来生未了因”的愿望,今尘不能实现“对床之约气就等来尘,来生还做兄弟。这种生死与共的兄弟情苏轼难以割舍,痛彻心扉。即将赴死,兄弟之情不舍,孩子与妻子亦难舍。

经查验,吴某并没有喝酒,看到交警就跑,是因为吴某没有摩托车驾驶证。据了解,吴某三年前买了这辆摩托车,因为只有小学文凭,一直没有通过理论考试,怀着侥幸心理平时在家附近骑车,但最终却酿成了悔恨终生的事。

同样是宋朝文人,在面临外族入侵时,宋代士人或奋起抵抗,兵败不屈而死,死前留下诗歌以明志,或不愿作亡国奴,故自杀以殉国,自杀前赋诗言志,滕茂实《伍终诗》并序、王履《伍难歌》、黄烨《题驿壁》、杨邦义《句》、陈{中微《句》、赵卵发《裂衣书诗寄弟》《题于壁》、邓得遇《绝命诗》、徐应镰《绝命词》、方氏《殉节诗》丘首、徐琦《濒死自伸》、谢仿得《初到建宁赋诗一首》、徐裕《纯命寺》、徐元娘《绝命寺》、王士敏《纯命辞》、阵、文龙《元兵俘至合沙,寺奇仲子》、边居谊《绝命词》、朱光《被执口占》、文天样《南安军》《黄金市》《安县》《泰和》《苍然亭》《别黑中诸友》《发吉少》《伍江军队赵淮《辞家庙》、韩希孟《纷、裙带中诗》、诸葛梦于《海边僧寺绝笔》、朱宫人《遗寺》、王氏《题清岭崖石》、卢氏《绝命词》等,试举例如下:王士敏,太和(今届江西)人,恭宗德站二年(1276)聚兵谋复太和,事:败入狱,题一绝于其福。

据犯罪嫌疑人吴某交代,他当时看见交警正在查酒驾,于是他转弯就想走,却不料撞伤了一位交警。在场的交警立即上前控制了吴某,并将昏迷在地的梁清送进了医院。回想起当时的一幕,躺在病床上的梁清仍心有余悸。

4月8日晚上,吴某受朋友之托,骑着摩托车从澄潭送药到城区。8点多,途径七星街道磕下村桥洞处,吴某发现有交警设卡查酒驾,立即加大油门调头就跑。这期间,吴某撞倒了正在执勤的辅警梁清。

由于部下降敌,文龙与家人均被元军抓获。面对凌辱,文龙指腹道:“此皆节义文章也,可相逼邪!”押送杭州途中开始绝食,至杭饿死。其母被监于福州尼寺,病重无药,旁人无不落泪,其母言道:“吾与吾尔同死,又何恨哉?”亦病迦。众人感叹道:“有斯母,直有是儿。”将其母收葬。陈文龙被俘后即押往杭州,在离开兴化时他开始绝食,途中经福州,他赋诗明志:“斗垒孤危势不支,书生守志定难移。自经沟渎非吾事,臣死封疆是此时。须信综臣垠衅鼓,未闻烈士坚降旗。一门百指沦青尽,唯有丹衷天地知。”(《元兵俘至合沙,寺寄仲子》)合沙,今属福建福州。在国家危亡之时,虽为文士于与敌军抗战到死,宁死不屈,忠义之气功天地,一颗丹心为国家。

第二首诗主要表达了对子与妻的思念与愧疚:“眼中犀角真吾子,身后牛衣愧老妻。”儿子天庭饱满惹人怜爱,可如今却要抛下孩子身赴囹圄,“身后”句用西汉王章“牛衣对泣”之典说明对妻子的不舍与愧疚。王章初为学长安,与妻居,贫病时因无被只能卧牛衣中,自以为将死,与妻哭泣诀别,其妻斥之,王章因而重获信心。后为京兆尹时不听妻子之劝弹动权臣王凤,入狱被杀,连累妻子遭流放。当然,第二首诗亦写了狱中的惊骇之情:心如撞屁,命运似鸡。